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专栏节选:硅品命运正是台股缩影--今周刊「老谢开讲」

来源:新闻网 作者:导演 2019-09-07 11:49:04
专栏节选:硅品命运正是台股缩影--今周刊「老谢开讲」 / 4 years ago专栏节选:硅品命运正是台股缩影--今周刊「老谢开讲」5 分钟阅读(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0月22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日月光与硅品的股权之争,堪称是台湾企业史上难得一见的大戏码,双方精锐尽出,各施奇招,但如果从结果论来看,日月光张家明显已居于优势,尤其是十月十五日这一场硅品股东临时会,几乎已决定硅品未来命运。 这场股东临时会选定在十月十五日召开,主要是日月光在八月廿四日发动公开收购硅品股权,九月廿二日收购截止,依规定将停止过户起始日往前推到九月十六日,日月光取得二五%股权,办理交割后,无法取得硅品股东身分,无法出席硅品股东会。 这一月之差,日月光向台中地院提出假处分,要求硅品停止召开股东临时会,却遭到台中地方法院驳回,表面上硅品取得关键一胜,大家都在看十五日硅品引鸿海入股的股东临时会怎幺开? **外资不挺输了表决,林文伯拭泪** 一天入场股东逾千人,在场声援林文伯的硅品员工也超过三百人,他们像选举造势一般,高举旗帜标语要求日月光滚出去,在场硅品股东也大肆挞伐张虔生「收养小三」,偷排废水的不是,硅品股东临时会上,林文伯展现了主场优势的气派,只是这是用钞票比实力的游戏,硅品股东临时会修改公司章程的两个议案,包括将额定资本额从三六○亿提高到五○○亿元,及「修订取得或处分资产处理程序」,也就是以每股三十七.八元增发八.四○六亿股让鸿海入股,并且成为硅品最大股东的两个议案,最后表决结果,硅品都惨遭滑铁卢。 当天投票出来的结果,第一案赞成十三.五亿股,占股权比率四六.五七%,反对九亿多股,占三二.○六%,弃权六亿多股,占二一.三七%,反对加弃权票过半,第一案没有通过;第二案处分资产的表决,赞成十三.六亿股,占四七.一九%,反对七.九七亿股,占二七.四九%,弃权七.三四亿股,占二五.三%,也是反对加弃权过半,林文伯积极推动的两个案子都没有通过。 这个表决的结果,当场让林文伯拿起手帕拭泪,员工有人当场痛哭,更有人高喊,只要董事长、总经理不认输,我们会与你们同在,这一幕成了硅品股东会最感人的插曲。 这场股东临时会由于采用电子投票,硅品总发行股数三十一.一六四亿股,电子投票有十五亿股,几乎接近半数,出席总股数高达二十八.二亿股,出席率接近九一%,这显示双方征求委托书都卯足全力,这一个月的双方动员都可让人看出台湾电子业老板的高度执行力。 不过出席股数太高,也可能是硅品这次失败的原因之一,因为股东临时会修改公司章程通过决议有两个途径,一是出席股东过半,取得三分之二多数;一个是出席股东逾三分之二,半数同意,硅品股东临时会属于出席逾三分之二的高门槛,因此,只要取得半数股东同意即可,这次投出赞成票的股东明显高于反对票,但是硅品出席率太高,「分母」太大,因此,林文伯感觉赢了选票,却输在「技术上」,这次投反对票的都是电子投票,很可能是外资,大家都不同意硅品膨胀股本,稀释股东权益,更反对硅品透过换股,以每股三十七.八元低价引入鸿海,让鸿海变成硅品大股东。 这一役落幕,明白昭告日月光是硅品二五%大股东已确立,今后硅品要透过修改公司章程,找来外力援兵这一招已经使不得,林文伯假如退而求其次,回头重组硅品虚拟集团,把全懋、京元电、硅格、南茂、泰林等友好盟友结合在一起,以这些成员彼此抢单,且实力有限的情况下,用虚拟集团对抗日月光这一招也不管用,现在林文伯已被日月光掐住喉咙,未来守护硅品经营权恐怕步步维艰。 这场股东临时会也可能决定了两大封测厂未来命运,硅品的未来掌握在日月光手上,林文伯可以继续负嵎顽抗,但最后恐怕保不住经营权。这家封测大厂在一九八四年创立,首任董事长是林文伯的父亲林钟隶,当年林家出资一二○○万元,以蔡祺文为首的经营团队也出资一二○○万元,再由林文伯的爸爸向银行贷款五○○○万,就以七四○○万元当创业的第一桶金,一直滚到今天市值一千三百亿元的大企业。 硅品在一九九三年股票上市,代号二三二五,也算是台湾资本市场老牌上市公司,上市那一年硅品股本已滚成十.九亿元,除了上市前两年办理过现金增资,硅品都以盈余转增资方式,逐渐让股本变大,如今资本额是三一一.六四亿元,总经理蔡祺文从创业到今天,年逾七旬仍在工作岗位上,蔡祺文与林文伯爸爸同一辈分,林文伯原先在硅品管财务,后来接下爸爸的棒子,当上了董事长,这是一家自力创业,一步一脚印,创业有成的企业,如今因「价值低估」,被日月光相中了,公司也面临创业三十年不可预知的命运。 **日月光一路购并,不断壮大实力** 如果说硅品是土产殷实的企业,那幺日月光张家可说是熟谙金融操作,最具国际化的家族大企业,两家企业风格迥然不同,日月光在台股一二六八二的最颠峰时刻上市,股价创下连涨三十八支涨停板的空前纪录,股价一上市就涨到三五三元,台湾资本市场上万点,日月光把握最好时机,迅速在资本市场壮大,当年上市资本额十.五六元亿的中小企业,如今靠着购并整合,已摇身一变成为股本七八九亿元,市值近三千亿元的大企业。 国内两大封测厂股权之争,其实给大家上了一堂学问很深的课,硅品与日月光都是在一九八四年成立,但日月光为什幺跑得比硅品快?日月光很早走上国际化道路,硅品走传统中国式的经营管理风格,日月光则崇尚西式风格,日月光张家除了熟悉地产操作,对资本市场运作更是得心应手,特别是透过购并与整合,不断地壮大实力。 当大家还在讨论水平整合好,或垂直整合好?或者是合意购并与敌意购并的时候,日月光已将购并整合发挥至淋漓尽致的地步。最早的个案是一九九○年日月光以一亿台币购并测试厂福雷电子九九.九%股权,九六年日月光筹画福雷到NASDAQ上市,但当时证交法不许台湾的公司和海外公司换股,于是日月光把福雷卖给新加坡ASE子公司,再次售股所得参与ASE增资,接着ASE在NASDAQ挂牌,股价连续大涨,让日月光赚足荷包,到了九八年ASE又回台挂TDR,成为台湾第一家上市存托凭证。 到了一九九九年日月光以一二○亿台币买Motorola台湾中坜及南韩坡州两座厂,再透过ASE收购硅谷ISE Labs七○%股权,进一步壮大了封测实力,后来在○六年日月光又并了上海张江的威宇科技,○九年日月光又从遭遇财务危机的欧洲封测大厂新义半导体买下旗下的新加坡封测厂,又继续以三亿元收购洋鼎科技,加强了与日系IDM大厂的结盟,日月光一路靠购并壮大了自身的实力。 **日月光并环电,搭上陆股多头列车** 不过最重要的一张购并拼图是一九九九年三月,日月光张家以四十亿元买进位在南投的环隆电气(二三五○)的二○.六七%股权,这家位在南投草屯建厂,原来以主机板为主,后来转型为EMS专业代工厂,并在日月光辅导下切入SIP(系统级封测)制程,环电的变身,又让日月光实力更上一层楼。 日月光张家一九九九年入股环电,○九年宣布以每股二十一元收购环电股权,日月光原持有环电增资后股权一八.二%,接着在二○一○年元月六日收购环电流通在外八二.八%股权,总收购金额一八九.二亿元,日月光收购由J&P HOLDING及ASE TESTI两家子公司提出三.○六亿股日月光作对价,以环电股票换日月光每股○.三四股,再搭配不固定之现金,收购价格是每股二十一元,时值金融海啸股市低迷之际,日月光成功私有化环电,台湾环电在日月光私有化成功后,随即在二○一○年从台湾资本市场下市。 但是二○一二年二月,环电改名环旭电子,又成功在上海交易所挂牌,环旭电子以最先进SIP概念上市,立刻成为全中国高新科技热门绩优股,环旭电子在上交所代号是「601231」,今年刚办完一次大增资,发行股数从一○.八七九亿股膨胀到二十一.七五九亿股,今年环旭搭上中国股市飙升的列车,股价一度大涨到五十四.一八元人民币,市值达五八八.九亿人民币,直逼三○○○亿台币,约等于现在台湾的日月光。 最近中国股市回档,但以十月二十日十三·七五元人民币的收盘价计,目前市值仍高达二九八亿人民币,约一五○○亿台币,日月光持有环旭电子近八成,单是日月光持有环旭电子价值即高达一二三一亿台币,相当于每股十四·八元。环隆电气变身环旭电子,为日月光张家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目前环旭电子在上海股市重挫之后,P/E(本益比)仍高达五十倍,对比同是SIP级的封测大厂硅品P/E只有十一倍左右,日月光用环旭电子的规格来看硅品,可用「简直太便宜」来形容,这也是张虔生决定增加硅品持股,且几乎到了义无反顾地步,环隆电气变身环旭电子,从台湾下市,到上海上市,P/E突然三级跳,这给了日月光并硅品带来莫大的信心,因为投资硅品是一本万利的事,纵然拿不下硅品,就算当一个纯投资者也有可观回报。 这家让日月光张家立于不败之地的环旭电子,去年全年营收一五八.七三亿人民币,税后净利七.○一亿人民币,EPS是○.六九元人民币,今年上半年营收九十五.八五亿人民币,比去年同期成长三七.九%,税后净利二.三七亿人民币,纯益减少三一.二%,如果以台湾的标准,P/E超过十五倍已属高估,但环旭电子获利衰退,却能享有五十倍P/E。 **硅品价值遭低估,给了可乘之机** 若拿环旭来对比硅品,去年硅品营收八三○.七一亿台币,硅品略胜环旭,硅品全年净利一一七.三亿台币,约二十三.四六亿人民币,远胜过环旭的七.○一亿人民币,今年上半年硅品净利六十二.九二亿,约十二.五八亿人民币,远远胜过环旭电子的二.三七亿人民币。 若从基本面来比,硅品都比环旭技高一筹,但是硅品市值却输给环旭电子,环旭P/E可达五十倍,硅品只有十一倍,不同的P/E带给企业不同的活力与思惟,如果说环旭电子股价得到认同合理,那幺硅品在台湾则是太过低估,也因为过度低估,给了日月光可乘之机。 但这是整体台湾资本市场的问题,我们的证所税赶跑台湾资金,造成股市交易量萎缩,股市周转率下降,P/E也跟着压缩,台湾上市公司股价变得廉价,也提供外力可乘之机。这次硅品的命运正是台湾的缩影!(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张喜良)
(责编:导演)

本文由http://www.hello-tokyo.net/guojixinwen/216.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中电信最快于12月引入黑莓及Palm智能手机--消息人士上一篇:渔民钓到大白鲨!整艘船竟被拖着走 7人缠斗20分钟输了